跳到主要內容
《香港的無伴奏合唱音樂》:A Cappella 夾出真友誼
節目推介

《香港的無伴奏合唱音樂》:A Cappella 夾出真友誼

夾band的團員各自按樂譜彈對調都可以成事;但A Cappella(無伴奏合唱)則不一樣,每一粒音也經過編排,而且要反覆同場練習,達至整首歌全部人都合音準,假如沒有夾好,很容易出現撞音。 香港大學無伴奏合唱團Mosaic成立於2006年,是大學通識科以藝術為題的露營活動後應運而生的,啟發自香港無伴奏合唱歌手、編曲者及導師馮國東。合唱團由十幾位不同學系、學科的同學組成,取名為「馬賽克」,寓意每人唱一個聲部,然後組成一首動聽的無伴奏合唱歌,就像不同顏色的馬賽克磚拼成一幅美麗的畫。 大律師Dixon、自由工作者樂樺及兩子之母的在職媽媽Gladys,曾經是香港大學無伴奏合唱團Mosaic的成員。 作為該團幕後推手之一、卻謙稱自己當年是團中「阿四」的Dixon,集公開試音招募團員、租房練歌及打響該團在校園內的知名度等多個任務於一身。「合唱團沒有向大學申請資助,起初不被人認識,於是找學校的部門、學系傾合作,看看有沒有資源可以共用,例如透過mass mail(群發郵件),令更多人知道這個合唱團。」他畢業後亦不忘培養接班人,合唱團慢慢成形後就「放手」,讓該團自立。 另一位幕後推手Gladys,即使在大學畢業後仍繼續奔波於籌備Mosaic的試音和排練上。她形容第一次公演非常成功,「整個校園演講廳是滿座的」,又分享該團獨有的Cheers,有別於慣常所說的「Good Show」,成員之間喜歡在出場前說「The Show is Gooded.」,未表演前已在「預告」表演是完美無瑕的。 要令成員合唱時不走音,需要用到pitch pipe(定音管)。Dixon笑言亦有成員有絕對音準,充當「人肉pitch pipe」。 不負眾人所望,Mosaic仍在港大校園內一屆又一屆地承傳下去,規模漸大,發展至每季都有試音公開招募,每年舉辦音樂會,不單活躍於校園內,更遠赴外國公開演出等。這班年輕成員在沒有老師的指導下,自己編曲、練歌、接show唱show。 近年事業逐漸回到音樂領域上的Gladys,與仍心繫A Cappella的Dixon,畢業後先後組成8人的Just Sing、5人的Metappella無伴奏合唱組合,出現過在不同的場合包括生日會、TED Talks、求婚、商場騷、flash mob(快閃)、樓盤開售日,馬拉松日等等,演出既是「精神食糧」,同時也是友誼的養份。 Metapella亦曾試過在機場演出,吸引不少人駐足觀看。(相片由受訪者提供) 他們最難忘2019年在藝穗會的演出:「平時樂隊的演出有前奏,有音樂break,人聲可以『唞唞』,但A Cappella由頭到尾都是人聲,當晚就是一場歷時2個半小時長的表演。」Dixon心情激動地形容,藝穗會對於小型樂隊而言,地位可媲美紅館,「可謂一大里程碑,當晚不設座位,全場站滿了人!」 Metapella第一次公演於2019年在藝穗會舉行,當晚只有企位,全場站滿了人。(相片由受訪者提供) 回想起排練過程中要遷就成員忙碌的日程,隨年月增長亦各有人生規劃,團員也有氣餒的時候。「A Cappella很重要的一點是,齊人才可練習,否則要待下次才能練習。」Dixon及Gladys都強調,成員始終認為友誼排第一,比演出成就更為重要,彼此已有默契,「幾個人之間若有心病就不能成事,無法對望而唱,所以彼此不單止音樂上要夾到,性格等所有東西要很夾才會做得好。」 Metapella另一成員、本身是流行組合樂印姊妹成員的樂樺,更會按各人聲線的特性來編曲,「我們的樂譜有團員專屬的名,像是度身訂造般。」Dixon說,「我與Gladys作為中間聲部,唱腔上有時候會有些不夾,這時我會扮下她的唱腔,之後又發現她也學我的唱腔,慢慢大家就會共鳴到,彼此都不是原來的那把聲,當下感覺,啊,這十多年果然不是白夾的,不用說出口就能自動補位。」談及合唱團的未來發展,三人異口同聲說,希望以做原創歌為目標。 Metapella成員之間已養成一定默契。(相片由受訪者提供)

《而我不知道可以這樣旅行》:那些年,我們遊歷的體悟
節目推介

《而我不知道可以這樣旅行》:那些年,我們遊歷的體悟

有人說,波是圓的。因為熱愛足球,CIBS節目《而我不知道可以這樣旅行》的主持阿大踏遍歐洲和拉丁美洲百個球場。阿大曾以球迷之名,去到有「地獄主場」之稱的土耳其加拉塔沙雷球場,感受熾熱甚至瘋狂的現場氣氛;亦試過以旅遊作家之名,「膽粗粗」訪問當地著名球會比錫達斯,結果反客為主被電視台訪問,更獲得盛情招待,「對方知道我的來意後,讓我走進本已關閉的球場,繞場一圈,又拋波給我頭頂波。結果我返回最慣常的守門員位置,他踢球過來我飛撲接住,現在想起內心還是很興奮。」 「外國人對足球很狂熱」阿大笑說。以南美洲為例,球場看台掛滿大橫額是常事。在阿根廷,球場坐滿時多達幾萬人一起搭膊頭唱跳、喝采。有球迷說,雖然當地並非位處地震帶,看台卻要建得符合防震水準,就是為了防止激烈的打氣活動令看台塌下。另外,當地球場內又曾錄得131.76高分貝,寫入「在運動場館內最響亮的人群吼聲」的健力士世界紀錄。 阿大亦喜歡單車旅行,試過環西西里島、環台以及西藏單車遊。「有時是有計劃的,就像當年相約60歲的爸爸去日本四國單車旅行,計劃好便帶著兩架單車上機;有時則是到埗後『想踩就買架單車踩』。」踩單車可以觀賞沿途美景,像由廣島踩去四國,經過全長70公里的「島波海道」,跨海的一道橋,廣闊無垠的藍天碧海都盡入眼簾。旅途上在日本神社買的「家宅平安」牌子,與美好風光一樣,一直被他保存留念。 阿大與父親在日本單車之旅,買了一塊祝願「家宅平安」的牌子留念。 「原來帶著熟悉的興趣去旅行,一樣看到很多東西,甚至會帶來意想不到的經歷。以香港為主視覺伸頭探看世界,仍然可以發掘更多。」阿大說。 另一位主持波波,跳阿根廷探戈長達14年。阿根廷探戈是一門即興舞蹈,「只要我帶上探戈鞋子,就能參加當地的舞會,也因此認識到很多當地人,因為大家都共通同一樣的跳舞語言。」她最鍾愛的旅行物品,正是刻有一對探戈男女的瑪黛杯,配上阿根廷國茶—瑪黛茶是最適合不過。熱茶卻要用飲管來喝,特製飲管上印有在阿根廷出生的傳奇人物哲古華拉的模樣,管道特別小,讓茶葉不易啜入,也好使人們社交聯誼時慢慢品嘗。 瑪黛杯上正好有一對男女在跳阿根廷探戈。 除了去阿根廷跳探戈,波波也愛到廢墟旅遊。她曾聘請導遊走入切爾諾貝爾,探視經歷嚴重輻射事故後的荒廢情況,一些地方已經重新長滿樹木,還有動物在四周棲息。她又隻身到過格魯吉亞一個小鎮,昔日是招待俄羅斯人做水療的奢華地,蘇聯解體後變成廢墟;亦到過隨著東德倒台、德國統一而被遺棄的遊樂園、經歷過炮火年代仍殘留許多軍事廢墟的台灣金門,「反映這些大型的廢墟形成,大多與政權更替有關。」 「我很喜歡舊日的事物,廢墟像將昔日的榮光定格;亦很喜歡那種探險的感覺,廢墟範圍內或會遇到吸毒的人、非法佔屋者、動物屍骸等等。有一次我到廢墟門口,才知道那是該處被封禁前的最後一日,親眼目睹工人在門口拉起封鎖線、築起磚牆,那裡也正式成為歷史。」波波語重心長地說。 波波在古巴殖民地小鎮買來一隻玩偶,反映當地的人口結構由不同膚色族裔所組成。 「廢墟與景點不同的地方是,後者是將其最璀璨、自豪的一面展露出來,前者卻是最不願別人發掘到的一面。」她寄語旅者,在打卡重於一切、網上謠言滿天飛的年代,即使到廢墟觀看,也切忌披露危險或打擾到旁人的地方,要瞭解當地文化和風土人情,將真實的一面發表出來,以正視聽。

《藥你要知2.0》:如何「藥」以致用? 藥劑師幫到你
節目推介

《藥你要知2.0》:如何「藥」以致用? 藥劑師幫到你

自2019冠狀病毒病大流行以來,越多越多人關心疫苗和快速測試的發展,甚至對藥物研究、藥劑師的專業加深了認識。其實疫情以外, 藥劑師的日常工作亦與大眾的健康息息相關。眼見時下的健康節目多以訪問醫生為主,一群對藥物非常上心的藥劑師,遇上香港電台社區參與廣播服務 (CIBS),便萌生了製作電台節目《藥你要知》的想法。 《藥你要知》系列節目由藥劑師主理,一手包辦資料搜集、撰稿、主持等製作事宜。主持之一李柏希(Timothy),現於公立醫院工作。他說,曾有一位患慢性阻塞性肺病的病人,投訴藥物劑量不足,令他印象深刻。當時醫生開了七個月藥予患者,出藥給病人時同事解釋一支已足夠大約一個月的份量,但病人要求我們給他十支吸入器,因為他平時使用的時候感覺不到藥物進入肺部,因而多吸了幾次才能夠緩解氣喘。Timothy接手個案,經了解後發現病人所用的是輕霧式吸入器,感覺不到任何粉粒或氣流屬正常。Timothy說:「病人一開始很生氣,可能源於他們不理解某些藥物的特性。在家中錯誤用藥。若服用少了,病情未必得以控制;服用多了,我們也很擔心藥物的副作用變得嚴重。」Timothy一直有留意這位病人的情況,得悉病人最近一次覆診,病情受到控制,他亦感到很滿足。吸入器的設計有很多種,有些吸入器可使藥物直達肺部,促進藥效發揮。Timothy沒有想像過病人感受不到吸入式藥物會感到如此沮喪,甚至因而多吸幾次,他提醒病人必須依照指示服用藥物。 藥劑師Timothy(右)首次擔任電台節目主持。 另一位主持藥劑師侯詠琪 (Melody) 也在節目中分享相類的經歷。有一次,家長反映退燒塞肛藥物無效,小朋友一直高燒不退,不論家長還是醫護都非常擔心。細問之下,Melody才發現藥物包裝根本沒有打開,便直接塞入小朋友的肛門,藥物沒有溶解,治療效果自然受到影響。Melody說:「我們藥劑師覺得理所當然的事,患者、家屬或照顧者都有機會不明白。有時他們眉頭輕輕一皺,我便會嘗試將指引解說得更簡單和全面,最重要的是幫助到他人,避免同類事件發生。」 Melody(左)與同事的日常工作。 要藥到病除,正確使用藥物固然重要,然而並非人人都有藥可醫。在物質相對富庶的香港,仍有些病人付不起藥費,尤其是一些中下或中等收入人士。他們未能獲得基金或經濟援助,但須長期接受昂貴的藥物治療來維持生命,財政壓力不斷累積對他們的病情絕無幫助。當外國推出一些更便宜的新藥時,病人卻又未能即時受惠。從事二十多年藥物註冊的藥劑師莊永傑 (Donald)就解釋 :「要成功引入新藥到港,甚至可在公立醫院使用,要經過繁複的審批和立法程序。如果病人未能支付藥費,另一個方法就是參加臨床研究計劃,從而取得一些免費的藥物。雖然有些病人認為參加計劃就等於成為『白老鼠』,但其實並非每位病人都適合進行臨床研究,而計劃亦須在安全和不違道德下進行。」 Donald(右)在節目中分享跨國藥物企業藥劑師的工作。 這一群來自公立醫院、私家醫院和藥廠的藥劑師聚首一堂,在大氣電波中分享藥劑師的工作點滴,講解用藥知識,就是為著一個宗旨:加強大眾對藥物使用的認識。

《東瀛在身邊 — 居港日本人與香港的日本文化》:恍如返鄉
節目推介

《東瀛在身邊 — 居港日本人與香港的日本文化》:恍如返鄉

「在日本居住的時候,我很喜歡觀看電視紀錄片《絲綢之路》。它觸發起我對中國文化的興趣,於是我就來到香港,先學普通話,然後學廣東話,」望月老師以流利的廣東話說道。這位資深日文教師曾透過CIBS節目《東瀛在身邊 — 居港日本人與香港的日本文化》分享她的在港經歷。 雖然望月貴子擁有逾30年在港教學的經驗,但她的風格並不傳統 任務導向的日文教學法 1988年,望月貴子離開家鄉琦玉縣,以交換生身份來港,之後在一家以香港為基地的日本公司工作,結識了日後的丈夫,並展開她的教育事業。 她現於浸會大學教日文。出於愛和尊敬,同學們都稱呼她為Sensei。 「香港學生很介意犯錯。」 望月老師不喜歡用傳統的重覆方式教導文法,取而代之的是,她會要求同學完成一項任務,例如「介紹你最喜歡的香港某地」或「告訴我們你生命中最快樂的一刻」。透過參與活動,同學們就能學懂語句。 望月老師相信,學習語言的要訣是實踐,而非死記硬背。 「我會試著營造舒適的氣氛,而且會讚賞同學們勇於嘗試。犯錯是個學習的機會。」 望月老師自行撰寫教材,務求讓學生樂在其中。 不必拘禮 大部分香港人,包括筆者,都熱衷到日本旅遊。而不少人也認為日本人非常有禮。筆者的朋友在日本度假時,總會放下盛氣凌人的一面,變得格外謙和。 「不是所有日本人都那麼有禮貌,」望月老師告訴筆者,指出這是文化成見。「有些人很無禮,特別是自以為通曉天下事的老男人。」 而另一個成見,則是日本女性較男人更恭順和被動。 「在我家可不會這樣!」望月老師宣稱。「我先生很快就知道了!」 家是心之所歸 望月老師(中)和CIBS節目主持Victor(左)及Tom攝於錄音室內 提到性別平等,望月老師觀察到,相較於在家鄉,香港男士對女性有特別高的尊重。 「這令我很舒服。我剛抵埗就已經有這種感覺,」她說。「但我希望退休後可以回日本生活。」 「香港很方便,但不是個供人休息的地方。這裏的生活空間很狹小,還有空氣污染。 「我希望退休之後可以慢下來。在這一點上,日本更加合適我。」 於是筆者問到,她在退休前還想嘗試做什麼。 「我正在學習彈三味線(一種日式三弦樂器)!我已經在網上學了超過一年,希望能繼續精進!」

《一起來找碼2》:舞台上探索不一樣的自己……
節目推介

《一起來找碼2》:舞台上探索不一樣的自己……

舞台燈光漸暗,穿著黑色長袍的死亡使者現身。「被童年陰影籠罩,成長時期曾被人出賣的他,透過慫容對生命絕望的人了結生命,和設局令造成社會不公的人『消失』,來消除心中的痛苦。」這是CIBS節目《一起來找碼2》主持之一何嘉誠(Karlson)修讀香港演藝學院中級戲劇班的畢業作品,經歷過職場欺凌的他,形容扮演這個暗黑角色反而「拯救」了他。 在低潮時,他回想起小學時玩過戲劇組,「那段日子我活得最自在,於是希望趁還有活力、對戲劇演出有熱誠時,重新回歸舞台上,找回自己的初心。」其後他參加糊塗戲班、香港演藝學院等不同短期表演課程,認識到一班志同道合的「戲精」一同演出,亦萌生製作《一起來找碼》系列(「找碼」取自‘Drama’諧音)電台節目的念頭,帶公眾認識戲劇。於他而言,演戲「好玩」之處是既可做回自己,亦是在飾演另一個角色,探索不一樣的自己。 Karlson個性熱情開朗,對戲劇演出富有熱誠。 與熱情開朗、肢體語言略帶點浮誇的Karlson相比下,另一位主持林佩玲(靈星)外表看來很靜態,這可能與她過去曾任公共圖書館職員逾十年、又做過1823熱線接聽市民查詢等崗位有關。 「當市民的期望與當局的行動有出入時,作為一個中間人,要想想怎樣包裝和更好地向市民解釋,令他們容易接受。」工作經驗和戲劇訓練下,她指更學會觀察對方的眉頭眼額,讀懂對方的潛台詞,亦學會代入對方角色,設身處地理解對方。 靈星玩大學劇社時,曾飾演七十歲的婆婆,演出入木三分,自此被朋友冠上「婆婆」這花名。 她認同當角色的遭遇與自己接近時,可順勢釋放情感,但強調演出時演員與觀眾應站在同一陣線,「當飾演一些特定的人物,例如豬肉佬、的士佬時,會參雜一些普羅大眾都熟悉的形象和口頭禪。相反地,有時候太過自我,做自己的小動作,一時『出戲』,觀眾便沒有共情的感覺。」 《一起來找碼2》比起第一季,找來更多素人和大學劇社成員,透過訪談、圍讀一些劇本選段,讓大眾進一步認識戲劇在日常生活中的影響力和社會價值。其中一個功能就是學習與別人協調,因為戲劇是一集體活動,講求團隊合作。 兩人鬼馬地演繹,時下年輕人如何「請對方食檸檬」的手勢。 曾經是香港公開大學(現稱香港都會大學)舊劇社一員的靈星舉例指,有位未有拍拖經驗的演員,卻要飾演一個深愛女友、不捨她離開自己的痴情角色。眾人為了帶他入戲,「於是抱緊他,在他與她之間築起人牆分開他們,他卻要掙脫。經此一役,他終於體會到出盡力,很想爭回愛人的感覺。」 走過劇社不斷修改劇本、不分晝夜排戲的青蔥歲月,這群「戲精」在一起錄製電台節目、圍讀劇本選段時,又重燃起自己的初心。有嘉賓寄語:戲劇取材自生活,應「學好生活,問好生活,創好生活」,即從小建立正確價值觀,往後再追尋與創造人生的意義。 Karlson參加不同表演課程認識到的「戲精」,組成《一起來找碼2》的製作團隊。

擷取中...
##TITLE##
##CATEGORY##

##TITLE##

##CONTENT##